火熱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-第1645章 八九不離十閲讀

獵戶出山
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
第1645章 八九不离十
古玩之先声夺人
陶然之很满意陆山民的回答,干脆了当直指核心,这就是学院派与实践派的区别,要是问贺章这个问题的话,他一定会思考很久,然后立题、破题、证题,引经据典查阅无数的资料,最后得出的答案还未必这么一语中的。
“他们曾经也是屠龙的勇士,是逆流而上的英雄,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改变了那个时代,为时代的进步,国家和民族的强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”。
陆山民点头说道:“曾经的屠龙勇士终究成了恶龙,曾经的他们给那个时代注入了无限的活力与希望,也创造了无数的奇迹”。
陶然之叹了口气,“这是资本的必经之路,那个时代,手里揣着几万块钱就能开辟一个领域,打造一个行业,新事物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的生长,在那个时代,只要敢打敢拼,每天都有数不尽的奇迹诞生,每天都是创新和创造,但是现在、、、、”。
陆山民说道:“现在平民创业创新已经没有太大的可能,所有行业背后都有资本的身影,这些资本经过几十年的野蛮生长,早已不满足创造价值所获得的财富”。
不凡的江湖
陶然之微微点头,“能够靠资本轻轻松松的获取巨额财富,谁还愿意一锄头一犁耙的去深耕细作。这两年的创新创造也不是没有,但只要一冒头,很快就会被资本收购,收购不成就打压排挤,没有资本的支持,底层新经济几乎没有了出头的可能。这就是这两年经济增长幅度一年比一年低的症结所在,也是国家所说的经济软着陆,曾经助推经济高速发展的引擎现在成了阻碍前进的障碍,国家最近提出的高质量发展,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”。
陆山民深以为然,“这么说来,国家早就意识到问题的所在”?
陶然之白了陆山民一眼,“你是不是以为就你聪明”?
陆山民尴尬的笑了笑,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太幼稚了。
陶然之说道:“我只是国家经济智库中的一员,里面还有很多明白人。要看清这个问题很容易,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很难,这两年国家整治金融市场、立法规范互联网巨头以及清理娱乐圈都是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,但都没有触及问题核心,不是看不到核心问题,而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”。
陶然之说道:“摸着石头过河,能摸到石头倒好,摸不到的话就会掉进水里淹死。我们现在不是当年一穷二白的时候,那个时候反正就穷得底朝天了,错了又能怎么样,大不了再来过。现在不一样了,国家有积累,百姓有财产,要是摸错了会万劫不复的”。
陆山民明白这个道理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以前穷的时候大不了省省,现在要是穷回去的话,那将是一场天崩地裂的灾难。
陶然之说道:“作为国家层面来说,就要摸得更小心,以前是看一步走一步,现在起码要看十步才能走一步,步步惊险啊”。
陆山民暗自点了点头,这话与朱老爷子的观点差不多,自己就属于上面看着的那一步。
陶然之看了眼陆山民,说道:“你要跟四大家族叫板,也就是跟资本叫板,大方向来说是符合大政方针的,但也不能说出个具体对错来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”?
陆山民嗯了一声,“我明白,站在国家的高度没有绝对的对错,只有对国家和人民是否有利”。
陶然之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个人的利益有时候与国家的利益是相互对立的,而这种对立在不同时期、不同节点又是相互可以转换的,所以你明白吗,你就像个趟雷手,谁是都可能粉身碎骨”。
陆山民笑了笑,“为我们流血牺牲的先辈何其多,我想他们当时都没考虑过自己的生死”。
陶然之心头微微一震,再次看向陆山民,不禁老怀安慰,赞赏道:“你能想到这个高度,我很欣慰”。
陆山民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我可没有这个觉悟,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,实际上,我之所以走到现在,完全是深陷泥潭,身不由己”。
陶然之刚升起的激动之情瞬间被浇灭,“咳咳,殊途同归、殊途同归”。
陆山民欲言又止,停顿了片刻还是问道:“老板,我有一个办法,不知可行不可行”?
陶然之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陆山民,老眼明显比之前亮了很多,“有办法”?“说来听听”?
陆山民略作思考,说道:“假如有这样一个资本,他们没有传统资本的属性,一心想打破被资本禁锢的市场,畅通经济流向,讲求公平正义,像古时候的侠客一样锄强扶弱,他们又信仰,有组织,杀伐果断,劫富济贫,专门猎杀那些唯利是图的资本”。
陶然之惊讶得长大嘴巴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陆山民。
“这就是你的办法”?
陆山民搞不懂陶然之为何如此惊骇,“您怎么了”?
陶然之反问道:“你觉得可行吗”?
陆山民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不可行,不在法度之下行事,早晚会失控,成为新的寡头,甚至动摇国之根基”。
陶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郑重而严肃的说道:“千万不要跟这类人走到一起,也千万不要试图去走这条路,甚至连有这个念头都不行,知道吗”?
这一次轮到陆山民震惊了,“老板?您、、接触过这类人”。
陶然之点了点头,脸上再次浮现出深深的忧虑,“接触过,经济学界有很多自发组织的协会和联盟,其中一个协会邀请过我,我去参加过两次论坛,有意无意之中他们提出了类似的理念,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念头,正如你所说的那样,不在法度之下行事,早晚会失控。更重要的是他们忽视了经济发展的规律,一切不遵循规律的暴力干涉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。而且,这种行为必然会挑战现行法律,出现很多见不得光的罪恶,罪恶一旦产生会像霍乱一样传播,严重的可能会出现杀人越货这类恶行,最重要的是这本来就是一种极端主义,一旦组织的掌权者变节或者不在了,后果不堪设想,稍有差池,将会对经济造成万劫不复的灾难”。
陆山民震惊的看着陶然之,他不得不佩服陶然之的智慧,只是从一个理念就准确的预测出了影子可能存在的问题,影子那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杀戮还少吗,罪恶都已经延伸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地步。
陶然之拉着陆山民的手说道:“我理解你的难处,但再难也要脚踏实地,千万不要想着走捷径,大多数时候,捷径都是邪路”。
陆山民也郑重的点了点头,“老板请您放心,我与这种理念势不两立”。
神话版三国
陶然之再次叮嘱道:“还有,我知道你是什么武道高手,但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往往都不会是本质问题,你要学会从高处、远处去解决问题,自古以来,解决问题的最关键都是脑袋而不会是拳头”。
看着陶然之一脸关切的样子,陆山民内心很是感激,从陶然之身上,他看到马国栋的身影,那个无亲无故却又无微不至的老教授。
武 動 乾坤 有聲 書
“我记住了”。
重生 之 官 道
陶然之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既然是我的学生,我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归”。
陆山民竖起耳朵,虽然今天来不带着任何利益目的,但能得到一点额外的东西,当然也不会拒绝。
见陆山民一脸认真的样子,陶然之笑了笑,暗骂小狐狸。
“告诉你一个外边还浑然不觉的消息,或许对你有帮助”。
陆山民瞪大眼睛等着,心想您老倒是说啊。
陶然之思索了片刻,像是在思考着怎么组织语言,半晌之后说道:“国家智库的专家门综合分析了近几年国内外经济数据,判断短则半年,长则一年,会有一场世界性的金融危机”。
陆山民惊骇的张大嘴巴,这个消息无疑太劲爆了,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,要知道世界经济变化涉及到的要素太多太多,要分析的数据更是天文数字,很难有人能够预测准确。
陶然之淡淡道:“不用惊讶,也不用怀疑,国家能调动的资源远远不是个人所能够理解的,虽然这种预测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但这一次八九不离十”。
震惊过后,陆山民陷入深深的沉思,细思之后不禁又出了一身冷汗。金融战,这个消息太关键了。
陆山民满怀感激的看着陶然之,“老板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”。
陶然之笑了笑,“要谢就谢马国栋吧,谁叫我当年欠了他一个红薯”。
陆山民收拾好感激的心情,又问道:“老板,您能告诉我协会的名字吗”?
“什么协会”?
“就是您刚才所说宣扬危险理念的协会”。
陶然之眉头紧皱,警惕的看着陆山民,“你问这个干嘛”?
陆山民指了指脑袋,“您刚才不是才说要从高处、远处用脑袋解决问题吗”?
推荐一本朋友的书《武夫》,人间万里,妖邪遍地,人命如草芥,众生如猪狗。
……
“生在这个大梁朝,你怕吗?”
“不怕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人间有妖,我有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