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紛繁人世,於我唯你 熊貓太子-第二十七章 最後親手推下去推薦

紛繁人世,於我唯你
小說推薦紛繁人世,於我唯你纷繁人世,于我唯你
她果然是不想和他结婚!
顾青裴眼中寒意森森,鲜红的唇勾起一弯完美的弧度:”你放心,只要结婚,我这一生都不会离婚。“每一个字都像被钉刻在铁板上,永恒不变。
这算一个承诺吗?
但她听着怎么那么发愁。这岂不是连卷钱跑路的机会都没有?
手往兜里摸去,捏着手机,期盼来个电话打断……一秒,两秒,三秒,竟然真的来了个电话!
乌云一扫而空,她却不能表现得太高兴,假装是一个重要的电话,站起来,板起脸来看了眼来电显示。
作势往外走,离开前认真道:“你说的是一件大事,容我考虑考虑再告诉你。”说完,溜出门。
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。
“喂。”
“您好,请问您是周女士吗?我这边是……办理这个套餐的话,仅需……”
周子寒把手机放在耳边,含糊听着,大步流星地远离办公室。
拖延一时是一时。
实在拖不了了……分手。
……
转眼就到周子霖和冯氏千金冯茹大婚的日子。
化妆室里,一个专业化妆团队围绕新娘精心上妆,周子寒坐在一旁翘起二郎腿,眉眼带戏谑的笑,静静观望。
網遊之我的寶寶有點強 小說
冯茹冷若冰霜的侧脸上,没有一点喜气,或者说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,如果不是穿了一身华美洁白的婚纱,令人联想不到今天是她结婚。
高中的朋友成了自己的大嫂,不得不说,缘分!
上了大学之后,两人偶尔聊天,后来,默默关注彼此的社交软件,但极少聊天。
她也是去年才知道,那个充当了冯茹一整个少女时期的英雄,被冯茹亲手送进了监狱。
冯茹曾有一个谈了八年的男朋友,对方家世一般,但她倾心相许。甚至低下头骄傲的头,央求父亲扶植他。后来那男的膨胀了,在外面包了个小的,冯茹查证后,全身的血都在倒流,却隐忍不发,一面假装不知情,一面细查方经济犯罪的证据……
早上两人还手挽手进公司,不到半个小时,男人就被警察和律师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,男人慌张惊愕回头时,冯茹赏了一抹冷笑给他。
亲手扶起来的人,最后亲手推下去。
化了一个多小时,补充细节的地方,又花了一个小时。终于化好,周子寒的眼皮快要撑不住了。
冯茹的身材高挑,一米七六的海拔,加上七厘米的高跟鞋,人更显出类拔萃。
镂空的纱裙,层层叠叠,长长的裙摆迤逦唯美。
揉了揉眼睛,周子寒被眼前的女人美醒了,”哇!真美啊!茹茹,不如先嫁给我吧?“笑眯眯地流口水道。
”好啊。“女人的笑容清冷不减。
”嘿嘿嘿,那以后当面我叫你嫂子,背后喊你老婆。“周子寒不正经地笑道。
”挺好。“冯茹回她一笑,低下头,从首饰盒中取出一条钻石耳环,戴上。
”老婆……“周子寒起身站在她身后,欣赏着她的美貌。
冯茹面无表情地答道:”老公……你什么时候,把儿子带回来给我看看?“轮到她戏笑了。
不公平。这些年她经历了一个渣男,全部过程大概公开,周子寒都知道。但是周子寒蹦出一个儿子,究竟是怎么来的?谁也不知道。
周子寒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?”下一刻,又明白了,“周静瑶说的吧?”
家都不回,在外面未婚先孕,男人都不知道是谁……这样的丑事,周静瑶估计恨不得拿大喇叭站在街上一天吆喝三千遍。
“嗯,接触过几回,就特别理解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她了。那个人,面上端得像朵白莲花,暗地里心思龌龊低级。”冯茹不留情面地评价周静瑶,声音冷冷地,“只不过有些人眼瞎,看不出来。”是明星又怎么样?冯大小姐一样看不上!
其中的有些人,就包括’周子霖‘。
其实周子寒和她能说得上话的原因,就是两个人都是真性情的人,不会装也不会端,该怎么样就什么样。但是家庭不一样,成长的方式也不一样。
“果然,只有你是懂我的。”周子寒眼神露出真情。“无所谓了,希望我吃过的亏,你别上当就行了。”
“呵。那她尽管试试。”冯茹拨弄了一下透明如水晶的长指甲,不屑地冷道。
姐姐大人和巨人(我)~大小姐转生进入异世界~
好吧,周子寒没资格担心她,毕竟见过这个女人下狠手的画面。
但是,一想到,年少时对爱情的憧憬,那时心里有多天真单纯,后来脑子就有大的病。
这个狼人和小红帽不对劲
轻轻一声叹息,“……嫁给我哥,真的委屈你了。”或许大家眼中是门当户对。即便周子霖是她亲哥,站在女人的角度,她哥并非良人。
冯茹的心忽然被触动了。没人说她这是受委屈,只说,她幸好及时止损,选了一个和她身份匹配的男人,好像本应该如此。谁想过,她不喜欢。
“嫁给谁,我都还是我自己。没人能给我委屈受。”冯茹霸气发言。
跆拳道黑带,还拿过射击冠军。周子寒相信她的实力!一颗心放下。
倒是周子霖,也该有个女人管管他了。如果问,谁比较合适?冯茹当真不错。
”你怎么还是没长高啊?“站起来面对面,冯茹低下头忧心地看她。
黑袍剑仙 小说
冥婚夜嫁:鬼夫王爷,别过来
”你穿了高跟鞋好不好?“周子寒撇了撇嘴,平视看她的……胸。
”你现在多高?我记得高中体检的时候,你是一米六六……“冯茹的记性不能说很差,而是特别差。
如果说,那会是一米六六,现在是一米六五,难不成她还长矮了?
”我那个时候是一米六四好不好?大学里长高一厘米,就是一米六五了。“
冯茹见她说起那一厘米时貌似还很自豪,横眸无情打击她:”一米六五很高吗?随便拉个小学生都比你高,信不信?“
”欸!我今天是你的伴娘欸,你这样讲我的颜面何在,是不想要伴娘了是吗?“
”别生气,我又没说你矮,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呢。“
”你说了,刚刚就说了……“周子寒脸黑。
说说闹闹,恍如一切回到起初。
刻意避开孩子的话题,说明周子寒真心不想说什么,冯茹便没有再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