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 愛下-第五百二十章 取寶箱看書

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
小說推薦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
九环回扣锁是从先秦传下来的一种机关手法,门环上衔有九条青铜环扣,需要以特殊的手法才能将环扣解下。
青一修炼发丘指多年,虽然手指不像张家人那般奇长,但也修长有力。
只见他站在门前摸索几分钟后,便将环扣解开。
從奶爸到巨星
“三爷,开了。”青一回头提醒。
叶白微微愣神, 心中突然冒出一抹灵光,思索起刚才庙殿内的孩童尸骨。
尸骨有十二具,石像前有十二个拜墩,这似乎是一种邪门祭法。
他很早之前曾听张继林说过,大概在清朝末年,有一个被称为五鬼道人的邪道取幼童之骨饲养小鬼,后来被龙虎山、茅山、阁皂山的高人联手降服。
五鬼并非五个小鬼,而是十二只小鬼, 道人取这名字的用意便是让对手误以为他只有五只小鬼。
据张继林所说, 当年这五鬼道人手段了得,让他们三派的人吃了不小的亏。
叶白猜测,殿庙的的摆设很可能与五鬼道人有关。
若真是如此的话,那狐妖老嬷可能不是罪魁祸首。
叶白微微摇头,不再多想。
“下去吧。”
两人来到最后一间主墓室。
墓室阴冷漆黑,青一将石柱上的灯盏点燃,一具黑漆木棺摆放在墓室的高台之上,棺木四角有铁链延伸,连接在四根柱子之上。
整间石室不大,但无陪葬品,显得空荡荡的。
青一按照老规矩, 先排查主墓室中的机关陷阱,然后又在东南角点上一根蜡烛。
不过这蜡烛刚点燃,突然被一阵阴风吹灭。
叶白微微皱眉, 这阴风来得蹊跷, 似乎是从墙内机关吹出来的。
青一有所发现,“三爷, 这块石板上有字迹。”
叶白上前一观,只见东南角的一块石板上刻有小字:“祖师有训,摸金一派不得擅盗此墓,违者…”
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尽成悔
后面的字迹模煳不清,但估摸着不是什么好话。
青一迟疑:“三爷,棺椁还开吗?”
身体互换
“开!”
都到这里了,叶白如何会被一句话吓回去。
若是金算盘下墓,或许会因为摸金校尉的身份,退出古墓,还会顺手把一路的机关修复。
但他叶白属于半路出家,从来不看中规矩。
青一在叶白的吩咐下,准备动手开棺。
叶白用神识扫过棺木,微微皱眉。
“青一,棺木左下角有暗格毒刺,先将毒刺拆了。”
“是。”
这时,棺内传来异动,彷佛有什么东西复苏。
青一也算是下了半辈子的墓,知道这是尸变的前奏。
普通的尸变, 一般是棺盖被打开, 墓主人接触空气和生人气息后产生异变, 长出白色绒毛。
这种尸变最容易对付。
但还未开馆就闹出动静,说明这木棺内的主人是个大凶之物,怕是不好对付。
不过,看三爷神色自若的站在棺材前,青一也不再担心,又继续低头拆机关。
突然,棺内传来一声彷佛野兽的吼声,然后棺木一震,灰尘四起。
叶白伸出两根葱白手指搭在棺木上,棺内的东西瞬间安静下来。
“死了还不老实。”
叶白微微叹息,神识之下,棺内的景象一览无余。
陪葬品不多,而墓主人是一具被妖气侵染的黑尸,面目腐烂,但双目赤红,四肢也发出异变,长出了如同狐狸的利爪。
如果这是曹昂的话,那未免太可悲了。
见青一把毒刺机关破除,叶白手腕一转,两指发力,整块木棺盖被掀开。
棺内的主人也暴露在空气中。
狂怒的暴食 ~只有我突破了等级这概念~
只见它獠牙一张,露出腥臭大口,化为黑影向叶白冲来。
唰!
叶白眸现冷光,二指合拢,一条紫黑色的火蛇钻出,瞬间将尸变后的曹昂化为虚无。
紧接着叶白被黑色的紫火环绕,鬼魅妖异。
“三爷!”青一在旁边大惊。
“不用过来。”叶白皱起眉头,三千焱炎竟然有些不受控制了。
别看这东西是幼火,但灵智不弱,而是类似于小孩子贪玩那种性子。
它传出念头,不想再回到身体中,想到外面好好玩玩。
但叶白哪能由着它胡来,沉下心来和三千焱炎沟通。
几息之后,三千焱炎终于钻回叶白的身体中,才让叶白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叶白微微摇头,他刚才只是想测试三千焱炎的威力。
太子退婚,她轉嫁無情王爺:腹黑小狂後 小說
没想到这一次,三千焱炎出来后就不想回去了。
由此看来,他现在的手段操控异火还是有些勉强,以后若是没有必要,就不能轻易将三千焱炎放出来。
毕竟小孩子第一次容易哄骗, 第二次就难了。
“三爷…您没事吧?”刚才的场景却让青一震撼不已,毕竟三千焱炎是那种黑紫色的火焰,宛如从地狱冒出的死亡之火。
叶白吩咐道:“没事,你去东南角的墙角,那里还有一处机关,先将其破了。”
将青一遣走,叶白来到棺椁前,三千焱炎太过霸道,不仅将尸变的墓主人曹昂吞噬,还把棺内的陪葬物付之一炬。
黑木棺的内侧也被烘烤的焦黑,棺内什么都不剩了。
“真是霸道。”叶白微微摇头,伸手取走白银宝箱。
这边的青一将东南角的墙砖拆除后,除了发现一个出风的机关,还有一个小木盒。
木盒内存放着的是一枚摸金符。
叶白略感意外,没想到除了他师祖发现的三枚摸金符,竟然还有一枚摸金符留存于世。
“三爷,木盒上还有字。”青一将存放摸金符的木盒递来。
只见其上写着五个小字:“符溶于金水”
溶于金水?
难道摸金符藏有秘密?
叶白好奇起来。
不过金水在古代是一种特殊溶液,放在现在便是带有强酸的液体,眼下没有材料,只能出墓后再进行试验了。
带着青一出墓后,叶白找了一块宝穴,将十二具孩童尸骨埋葬,又立下石碑。
此刻已是天明,东边一抹红光冒出了头。
叶白遥望天色,想了想道:“青一,待白五伤好后,你们二人前去龙虎山,将五鬼道人的消息报告给这代张天师,让他们派人来处理,这毕竟是他们当年留下来的尾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