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真君請息怒-第三百二十一章 陣破魔物出,離火耀山城相伴

真君請息怒
小說推薦真君請息怒真君请息怒
轰隆隆…
飞轮少年
雷霆不断落下,假山上的地仙身躯也随之出现一道道裂缝,点点碎片随风飘飞。
而假山周围竖起的符文石柱,也好似吸足了雷霆之力,同时嗡嗡震颤。
“哈哈哈…”
萧剑秋扭头观望,扭曲狰狞的面孔上露出一丝兴奋,“封印破了,果然能成!”
轰!
说话间,地仙身躯已轰然炸裂,一物飞射而出。
萧剑秋眼疾手快,凝爪运气一收,那东西便落入手中,赫然是一块令牌,与王玄从魔头女叉身上得到的一模一样。
抱歉,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小说
他面露惊喜,一把将令牌摁在胸口,顿时疯太岁肉瘤缓缓蠕动,竟将令牌吸入体内。
咔嚓嚓…
随着地仙身躯碎裂,那座假山也开始出现一条条裂缝,好似活物般不断流淌血液,渐渐染红整个湖泊。
一种诡异炁息开始升腾,血色湖泊竟如沸水般开始咕嘟咕嘟冒泡。
萧剑秋眼中闪过一丝忌惮,喃喃道:“魔军出世,也算能交差了…”
轰!
就在这时,天空一声气爆,整个地仙道场大阵开始崩溃。
萧剑秋哈哈一笑,手中拿出一张紫色符箓,如果王玄在,就会发现此符正是太一教不传秘符《地隐符》。
此符最擅隐遁避灾,可瞬息百里,郭守清曾在山阴凭借其躲过杀劫。
萧剑秋剑指捏符一抖,《地隐符》便凭空点燃,青烟化作旋风将其包围,瞬间没入地下。
他身形刚消失,便有道道雷霆轰然落下,天地间一片雪白…
“阵法破了!”
守在外面的三教高手身形飞射而出,在山岭间纵跃奔腾,向着地仙道场而去。
“诸位道友合围,莫跑了萧剑秋!”
那山海书院儒袍老者一声令下,几名高手顿时分散,嗖嗖嗖落入地仙道场。
清玄真人自然已停下五雷法坛,面色苍白,连忙往口中塞入一粒丹药。
然而随即他就眉头微皱,“这炁息…”
与此同时,那几名炼炁化神高手也看到了流血假山、沸腾的血色湖泊。
“这是什么?”
“萧剑秋呢?”
“不好,上当了!”
众人皆是心思灵敏之辈,看到那些布置,哪还不知道中了奸计。
一名太一教老道当即用了《重楼望气符》,先是看了看地上,面色顿时一变。
“是我教《地隐符》?”
随后便头皮发麻看向沸腾的血色湖泊,“下面有邪物要脱困…好重的血炁!”
话音刚落,众人便感觉体内炁血翻涌,烦闷欲吐。
轰!
假山轰然炸裂。
一尊高大身影单膝跪在地上,浑身破烂铠甲冒着浓郁血光,血色湖泊中也伸出了一双双血色手臂…
……
仙泉县。
夜雨潇潇,带着一丝冷肃。
通往萧家山城的小路上躺了不少尸体,上下火把熊熊,大军乌压压摆开阵势,将通往山城的各个道路包围。
大军阵前,玄鸟军游击将军独孤破坐在太师椅上,悠闲喝着热茶,身后玄鸟军旗猎猎飞舞。
在他前方,玄鸟军士已摆出十辆弩车,厚重陨铁为龙骨,镶嵌暗金色符文,更奇怪的则是上方弩箭,竟然是金色的鸟形。
“大人,萧仲谋到了!”
“带过来!”
随着一名玄鸟军将士指引,萧仲谋一行人快步来到阵前。
萧仲谋看着那面色平静旳统领,深深吸了口气拱手道:“萧仲谋见过独孤将军。”
游击将军独孤破看也不看,撇了撇杯中茶沫,“丑时攻城,天亮结束,要么你们动手,要么我动手。”
萧玄机低着头面露不忿,萧仲谋却微微一笑,“不敢劳烦将军。”
昨夜情话,转身天涯
说罢,扭头望向山上,“发信号!”
啾!
一道烟火冲天而起,点亮夜空。
萧仲谋望着山上,尽管面色平静,但紧握的双拳还是透露出他的紧张。
很快,通往山城的山路两旁,白雾升腾而起,又渐渐变淡,露出一条宽敞的青石阶梯,密林草丛中也有石刻雕像咔嚓碎裂。
“守山大阵破了…”
萧玄机眼中闪过一丝悲哀,“雷霆老祖曾说过,此阵千年经营,借助山川大阵与城隍龙脉窍穴,可挡百万兵,只能从内部攻破。”
百万兵?
听到萧玄机的话,玄鸟军游击将军独孤眼中闪过不屑,却并未多言。
随着手上大阵被破坏,山上顿时出现一片庞大的建筑群,隐有火光与喊杀声传来。
“我们上!”
萧仲谋沉声道:“那条密道大房并不知晓,只要救出被困的长老们,内外夹攻,便可平定叛乱!”
说罢,便带人准备向上冲。
然而这时,一道道燃烧着火焰的巨木却从山顶呼啸而下,似飞剑般游走,化作三丈高的恐怖火墙。
随即,密密麻麻的人头从山顶抛下,咕噜噜滚在萧仲谋身前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皆面色乌黑,死不瞑目,一看就是身中剧毒。
“二叔公!”
“吴统领!”
萧玄机顿时两眼血红,咬牙切齿。
萧仲谋也抿了抿嘴唇,面容更加苍老。
这些都是其他几房被软禁的高手和嫡系子弟,不用说,计划已经失败。
山顶上,城门忽然大开,乌压压的军队呼啸而出,为首者正是萧伯成。
“哈哈哈!”
萧伯成此时已有些癫狂,“萧仲谋,你竟敢勾结外人来犯山城,就别怪我手下无情!”
“萧伯成!”
萧仲谋一声怒吼,声震四野,“萧剑秋勾结妖邪,欲亡我萧家,你这蠢货,到现在还执迷不悟!”
“放屁!”
萧伯成听罢顿时恼怒,“老祖殚精竭虑,为我萧家布万世之基,是你们这些人勾心斗角碍事,还敢血口喷人!”
说罢,长枪一举,“护我萧家,人在城在,城破人亡!”
“人在城在!城破人亡!”
萧家府军顿时疯狂高呼。
望着这一切,萧玄机浑身发抖,双拳紧握,指甲都钻进了肉里,喃喃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”
“他们都已被蛊惑!”
游击将军独孤破缓缓起身,面色变得阴冷,“清理神都时,兵部的那些人也是如此,不知中了什么妖术,即便证据摆在面前也冥顽不灵,死后甚至全化作厉鬼。”
“没救了,无需再费事。”
说罢,挥了挥手,“放!”
一声令下,弩车旁的军士立刻挥舞大锤,重重砸向陨铁扳机。
轰轰轰…
一连串巨响,气浪轰鸣。
咻咻咻…那些金色玄鸟顿时呼啸而出,好似活物般灵活避过六仪神火楯,眨眼便来到山顶。
这些金色玄鸟弩箭也不知是何物所造,瞬间大放光明,炽白色火焰急速膨胀,化作一团团巨大火鸟,顷刻间将山城淹没。
萧伯成所率领府军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便尽数化作飞灰。
萧玄机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一切,浑身冰凉,萧家山城还有不少布置,比如十尊守山灵将,威力远超王玄曾得到的鬼城隍,却一个都来不及用…
“南明离火!”
萧仲谋瞳孔一缩,扭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独孤破,眼中阴晴不定。
玄鸟军团虽说强悍,但与边军实力不相上下,这种传闻中的东西,之前从未听说过,皇族是从何处得到?
他脑中已一片混乱。
从未听说过的恐怖惑心术…
南明离火…
神都必然发生了什么事。
不等他理清思绪,山上火光便陡然熄灭,好似从未发生过,萧家山城也变得一片黑暗。
“终究差了些…”
独孤破眼中露出一丝遗憾,微微摇头。
就在这时,一名军士飞奔而来。
“报!”
“将军,九龙岭魔军出世,并州王下令火速支援!”
说罢,将一封信送上。
独孤破连忙接过信,扫了几眼便面色一变,“全军听令,立刻动身!”
说罢,转身便走。
嘟!
悠长号角声响起。
玄鸟大军军士们立刻向前飞奔,足尖一点便高高跃起,双翅猛然展开。
哗啦啦…
独孤破身后玄鸟大纛悬空而起,烈烈飞舞,滚滚煞炁注入,顿时狂风呼啸。
而玄鸟大军也借着这股狂风,飞入茫茫雨夜…
萧玄机看得两眼发直。
今晚发生一切,都是他从未见过景象。
萧仲谋则望着漆黑一片的山城,面露疲倦,叹了口气。
与此同时,一道道军令也传往并州各地…